首页快讯正文

usdt钱包支付(www.caibao.it):原创 林黛玉重修桃花社一回,贾宝玉的《蝶恋花》为何选而未写?

admin2021-01-2353

USDT自动充值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林黛玉重修桃花社一回,贾宝玉的《蝶恋花》为何选而未写?

《红楼梦》第七十回,黛玉重组了桃花社,与湘云准备了各色小令让人人填。所有人都选定了自己的词牌并填写完毕,唯独宝玉选了《蝶恋花》却未填写完。而从《蝶恋花》这首词牌来看,也是异常耐人寻味的一首词牌,这就不得不探讨一下曹公的用意了。

众所周知,词牌名大多来源于唐教坊曲。《蝶恋花》就是其中之一,只是教坊曲的名称不是《蝶恋花》而是《鹊踏枝》。

词刚兴起时,曲调大多来自民间或直接承唐梨园燕乐。有些曲调为文人所兴趣,因而据以填制新词,厥后就获得了普遍撒播。《蝶恋花》就是这样一首受到词人喜好的词牌。

盛唐时朝,西域的“胡乐”,特别是龟兹、天竺等地的音乐大量的传入中土,与中原汉魏以来以清商乐为主的汉乐相融合,产生了一种新的音乐形式——“燕乐”。由于燕乐的许多曲调都来源于西域或民间,就显得自然朴素,活泼生动。

南唐冯延巳对《鹊踏枝》这个词牌甚是浏览,将原本撒播于民间的粗俗小曲《鹊踏枝》加以完善,在曲和谐格律上予以规范。

北宋的晏殊也是《鹊踏枝》的钟爱者,或许以为《鹊踏枝》这个名字太过于喜庆平俗了,便用梁简文帝萧纲的一首名作,取蝶恋花容之意,将《鹊踏枝》词牌改为了《蝶恋花》。

有意思的是柳永著的《乐章集》纪录《蝶恋花》为“小石调”,而稍稍晚于柳永与晏殊的赵令畤词中标注的却是“商调”。差别调式,字句虽同,却是移宫换羽,转入别调了,音律也有了差异。

什么是“小石调”、“商调”呢?这就不得不提一下我国古代音律。

,

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我们知道古代没有1(do)、2(re)、3(mi)、4(fa)、5(sol)、6(la)、7(ti)前,把这七个音划分示意成:宫、商、角、变征、征、羽、变宫。这七个音只有音高,没有绝对音高,但相邻两音的距离是牢固稳定的。

只要我们确定了第一级的音高,其他各级的音高也就都确定下来了。这个绝对音高的尺度昔人用“律”来确定。昔人有“十二律”,就和我们现代人用的C大调、D大调、E大调等等完全类比,相当于西方的十二平均律。

十二律由低音到高音顺序为:黄钟、大吕、太簇、夹钟、姑洗、中吕、蕤宾、林钟、夷则、南吕、无射、应钟。每一律都有七音,宫音划分乘十二律,获得十二宫(黄钟宫、大吕宫、太簇宫……),商、角、变征、征、羽、变宫这六音划分乘十二律,获得七十二调(黄钟商、大吕商……黄钟变征、大吕变征……),十二宫加七十二调获得八十四宫调。

固然,八十四这个数字实在是过分了,昔人现实基本用不了这么多的调式。燕乐只用了二十八调,事实上这二十八调也远没有完全使用,南宋时,张炎《词源》所列的只有七宫十二调,即:“七宫者:黄钟宫、仙吕宫、正宫、高宫、南吕宫、中吕宫、道宫也。十二调者:大石调、小石调、般涉调、歇指调、越调、仙吕调、中吕调、正平调、高平调、双调、黄钟羽调、商调也。”

小石调音值高,就显得旖旎妩媚,商调音值低,就显得凄怆怨慕。

作为制曲人人的柳七,善为歌姬制曲,当选适合青楼演唱的调式,应该是不会接纳晏殊的调式的,照样唐朝撒播下来的小石调。只不过晏殊将《蝶恋花》调整为商调,较相宜表达低佪掩抑、哽咽幽怨的情绪。

再看《红楼梦》第七十回,有的版本《红楼梦》与脂砚斋指斥本中有一些差异,好比删除了下面一段话:于是人人拈阄。“宝钗拈得了《临江仙》,宝琴拈得了《西江月》,探春拈得了《南柯子》,黛玉拈得了《唐多令》,宝玉拈得了《蝶恋花》。”

删除了这段话,使得下面“宝玉虽做了些,自己嫌欠好,又都抹了,”就有些摸不着头脑。宝玉做了些什么词?又为什么嫌欠好?

然则通过上面临《蝶恋花》词牌演变的领会,自然就知道了宝玉为什么自己嫌欠好了。做过宰相的晏殊是理性的,他自不必像李后主那样把自己鲜血淋漓的伤口所有展示给人看,他是退后一步,才将自己的情绪发泄出来,因此他所改的《蝶恋花》自然是不会直抒胸臆的情致。感性的宝玉填欠好《蝶恋花》是正常的。

曹公是公认的全才,诗词曲赋无有不通,在这里选择让宝玉不写《蝶恋花》,反更有一种“此时无声胜有声”的情致。

网友评论

最新评论